光伏玻璃:涨价之后的路该怎么走?

2020-11-26 18:23:11

组件企业不想再涨了,光伏玻璃企业也不想再涨了。

进入今年下半年以来,光伏玻璃一路走俏,产能供应也逐渐紧张。11月3日,恰逢《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修订稿)》即将推出之际,隆基、晶科、天合、晶澳、东方日升、阿特斯6家主要光伏组件企业发出《关于促进光伏组件市场健康发展的联合呼吁》(以下简称《呼吁》),剑指光伏玻璃产能缺口。

针对目前形势,中国建筑玻璃与工业玻璃协会于11月22日在南京召开了2020年光伏玻璃行业形势座谈会,光伏玻璃行业代表纷纷参会,为行业近期稳市场保供应、长期稳健康保发展各抒己见。

缺口将在2021年下半年缓解

与外界揣测不同,光伏玻璃形势虽大好,业内人士却颇多疑虑。

“这种情况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当时是2010年前后,光伏玻璃市场热情高涨。但到接下来的两年,光伏玻璃价格开始持续走低。一直到2013年,国家启动了太阳能项目,光伏玻璃才逐渐缓过来。”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信义光能控股有限公司行政总裁李友情深有感触,“这么多年过来,光伏玻璃价格一直很稳定。”

凡事过犹不及,光伏玻璃价格过于冒进,无异于竭泽而渔。也因此,福莱特玻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阮洪良及其他多家光伏玻璃供应商在座谈会上建议:“当前的需求旺盛具有迷惑性。为了光伏玻璃行业健康长远的发展,我们要在合适的时间点把价格稳下来。”

但玻璃行业工艺具有特殊性,一旦点火就不能间断,只能连续生产,其价格也受市场供求关系而影响。在当前情况下,想要把价格稳下来,就要先找到光伏玻璃产能“疲软”的根源。

今年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是此次光伏玻璃供不应求的“诱因”之一。“当时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玻璃产品运不出去,原材料也运不进来。我们积压了很多库存,只能四处张罗着借厂房存放玻璃。”座谈会上,多名企业家向《中国建材报》社记者反映,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光伏玻璃价格持续下跌,很多人丧失了投资信心,很多即将上线的项目也因此放缓。

但是,由于光伏补贴名单一般是在每年的第二季度发布,且通常要求在当年年底前完成并网,所以光伏并网经常集中在后两个季度;今年是有光伏补贴的最后一年,很多国内头部组件厂商今年纷纷宣布扩产计划。“国内抢装潮叠加海外市场的需求,让第四季度成为全年的旺季。”这也是光伏玻璃供应不足的重要原因之一。

随着光伏组件的尺寸越来越多样化,玻璃生产企业需要库存多种规格的玻璃,这些玻璃在不同组件厂之间不能通用,需要光伏玻璃生产线进行改造提升。但问题是,“光伏玻璃供应变通能力相对滞后”也是行业共识。“光伏玻璃产能刚性较强、投产周期较长,这两年双面双玻和大尺寸的渗透率提升,很多生产线进入改造停产周期,这也催化了供需矛盾。”有光伏玻璃企业负责人解释。

综上所述,光伏玻璃产能出现缺口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部分光伏玻璃产能提前冷修;二是在建光伏玻璃生产线项目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推迟点火;三是双面双玻组件的渗透率大幅度提升引起的光伏玻璃超预期增长。由此可以看出,光伏玻璃产能短缺与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操作回答》没有直接关联。“根据以往光伏玻璃供需情况,及对光伏玻璃产能供给端的统计分析,目前光伏玻璃供应短缺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是阶段性的短缺。”中国建筑玻璃与工业玻璃协会会长张佰恒对记者说。

而这缺口,也将在2021年下半年逐渐得到缓解。根据中国建筑玻璃与工业玻璃协会近期的调研数据,目前光伏玻璃企业在建34座窑、产能34820t/d。其中的24100t/d产能,可在2021年陆续投产。“投产运行后,光伏玻璃总供应产能将达到52400t/d,届时光伏玻璃产量完全能够满足市场需求。”张佰恒说。

产能置换政策不能全面放开

作为“看得见的手”,产能置换政策虽不是光伏玻璃产能供应“告急”的直接诱因,却是破解行业困局的有力手段。

光伏玻璃是平板玻璃的一种,但和浮法玻璃主要应用在建筑领域不同超白压延光伏玻璃只能用于光伏发电。今年1月3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操作回答》中将光伏玻璃也纳入了产能置换的名列中。10月2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6572号建议的答复》,光伏玻璃仍被认定为产能过剩的重点行业。

但实际上,随着光伏产业发展,光伏玻璃虽属于平板玻璃行业,浮法玻璃行业产能过剩,光伏行业却是新能源材料,发展潜力大。从欧洲光伏协会的预测数据来看,到“十四五”末将达到每年300GW,即2020年至2025期间,年均增长17%。

也因此,很多光伏玻璃企业和行业专家呼吁,在政策上将光伏玻璃产能进行单独管理,脱离传统玻璃行业的大政策环境。“这样一来,将充分释放光伏玻璃的新产能,以便跟上未来不断增长的光伏新增装机需求。”

在座谈会上,面对《呼吁》中“放开对光伏玻璃产能扩张的限制”的提议,众参会代表也达成了共识:可以放,但是不能完全放,要有序地放。

从统计数据来看,光伏玻璃行业2021年将投产24100t/d,2022年将投产28500 t/d,总产能将超过80000 t/d。虽光伏行业前景广阔,但由于光伏玻璃只能用作光伏发电这一单一用途,若不对产能扩张加以限制,完全放开的话,极有可能走上传统玻璃产业严重过剩的老路。

也有企业代表从产业链上给出了不能完全放开的原因:“硅料作为产业链上的一环,投产周期较玻璃更长,难度更大。就目前估测,2021年硅料的产量最多对应180 GW的装机量,到时光伏玻璃产量完全能满足需求。”

针对如何有序地放开,张佰恒提出了“两步走”的论断:“第一步是先把合理合规的产能放开。” 首先,可以放开符合政策完成备案的生产线,并鼓励技术创新。“鼓励停产冷修生产线原地进行技术改造,提升超白压延光伏玻璃生产线能力和水平。”

此外,鼓励现有浮法玻璃生产线,通过技术改造转产超白压延光伏玻璃。支持现有浮法玻璃生产线,通过技术改造生产光伏用背板玻璃。严防假借光伏玻璃之名新建浮法玻璃生产线,防范形成新的产能过剩。

“如果这些都满足不了光伏行业的需求,我们再考虑第二步,即根据备案时间、建设情况采取增量置换办法,逐步释放产能。”张佰恒说。

期待上下游协同打破发展掣肘

既然想要有序放开产能,那具体要放开多少?这对光伏玻璃行业来说,仍是大问题。“我们希望能打通光伏产业链上下游,并与组件企业对接,了解组件企业乃至整个光伏行业的发展规划。从而测算组件行业的产能缺口,匹配正好合适或稍富余的光伏玻璃产能。”有玻璃企业提议。

“光伏玻璃行业不能拖光伏产业链的后腿。市场波动幅度要考虑到下游行业的特点、接收能力和短期调整的极限。加强与组件企业之间的协同,使其平稳运行,能达到整个光伏玻璃行业平稳、持续、健康向高质量发展的目的。” 张佰恒说。

从当前光伏行业的形势来看,打通产业链上下游恰恰也是组件企业所期盼的。自今年第二季度硅片涨价事件开始,部分头部组件企业就提出了“产业链一体化”的观点,希望能在上游电池片、硅片等环节发力、扩产能,力求打破因各别环节涨价带来的发展掣肘问题。

此外,上下游产业链打通,一直困扰光伏玻璃行业发展的难题——标准问题也能有更大的进展。

2017年,在国家能源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的《关于提高主要光伏产品技术指标并加强监管工作的通知》中,对60片、72片版型光伏组件的外形尺寸进行了明确,但至今实施效果并不好。“目前组件企业推出的产品尺寸超过100种,不利于产品的标准化、系列化,也不利于提高光伏供应链利用率。” 提及行业标准现状,在场代表纷纷表态。

光伏组件的尺寸越来越多样化,不仅导致供应链匹配度低,还增加了很多直接成本和隐形成本。玻璃生产企业需要库存多种规格的玻璃,这些玻璃在不同组件厂之间不能通用,给玻璃加工企业带来很大的困扰,影响到玻璃的供应能力和及时性。“我们必须与组件企业沟通协调,共同努力形成光伏玻璃的标准规格。”深圳市拓日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嘉豪赞同了众人的提议。

在本次光伏玻璃产能供应不足的原因中,尺寸是最容易解决、也是见效最快的手段。“建立光伏玻璃行业统一的标准尺寸,能够有效降低光伏玻璃的生产成本,提高产品质量,带动生产效率的提高,最终促进价格回落,解决光伏玻璃燃眉之急。”张佰恒说。

中国建材报记者:刘芳芳

责编:庞越峰 安晓光

校对:张健

监审:陶璐璐